探墨艺术官方网站
探墨艺术官方网站
微信扫一扫进入小程序可了解更多
女史箴图 | 古代后宫模范女性图鉴
作者:探墨
2020-08-27 16:40:44


中国早期画论,即东周至魏晋六朝的绘画理论,注重绘画的功能问题,这一时期的艺术作品几乎都具有一定的现实使用价值,绘画作品尚未形成独立的审美价值,而是依托于一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。东晋名家顾恺之的《女史箴图》便是其一。


《女史箴图》,传为顾恺之作品,纵24.8厘米,横348.2厘米,绢本,设色,原作已失,现存唐代摹本,大英博物馆藏。


东晋 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


顾恺之是目前中国美术史上有记载且流传至今的最早的专业画家,其人在当时已然声名斐然,备受名士谢安推崇,《女史箴图》则是中国最早的绢画,二者在美术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。


汉代以后,儒学独尊,孔子的绘画功能说大行其道并流传后世,唐代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中肯定了绘画“恶以诫世,善以示后”的训诫、警示功能,《女史箴图》便是典型的具有训诫功能的绘画作品。《女史箴图》源自西晋文学家张华所著的《女史箴》一文,该文意在讽刺晋惠帝时贾后专权善妒,继而标榜忠于古代帝王社稷的宫廷后妃,宣扬封建社会的妇德。全画共12段,现存9段,每段配以《女史箴》文字内容——



  • 冯媛当熊


玄熊攀槛,冯媛趋进;夫岂无畏,知死不吝!


该段描述的是汉元帝与嫔妃同游御苑观斗兽,黑熊突然攀槛而出,众人仓皇逃窜,独冯婕妤挺身而出阻挡黑熊。


画面人物刻画形象生动,冯婕妤凛然无畏,刺熊的侍官表情惊慌、手持武器阻熊,身体却很诚实地朝后准备着逃跑,后方的元帝与妃嫔惊慌失措,与冯婕妤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
“冯媛当熊”被称为爱君之典,出自《汉书·外戚传(孝元冯昭仪传)》,用来劝诫后宫嫔妃万事以君主为重,是典型的封建君主专制思想的体现。



  • 班妾辞辇


班妾有辞,割欢同辇。夫岂不怀,防微虑远。


该段画班婕妤之典故,汉成帝诏命班婕妤与他同乘矫辇出游,但班婕妤认为帝王沉迷美色会耽误朝政,并以古代名臣伴贤明之君为例,拒绝了成帝同乘的邀请。


画中抬步辇的内官神色怪异、姿态夸张,形成一种不堪重负的夸张动态,而辇架上汉成帝与以妃嫔同乘却仍回首顾视,可见未曾听进班婕妤之言。内官、妃嫔和帝王的滑稽姿态与班婕妤的明丽端庄形成鲜明对比,更凸显了班婕妤的美好品德。



  • 崇犹尘积


道罔隆而不杀,物无盛而不衰;日中则昃,月满则微;崇犹尘积,替若骇机。


中国画蕴含丰富的哲理,“崇犹尘积”就体现了中国的哲学思想,所谓盈满则亏、盛极而衰,日升中天便要西落,月圆以后就是月缺,名利如云烟,尘积而起,消散得也快。


作为一篇劝诫妇德的文辞,《女史箴》到此处,道理讲过之后,接着就是灌输思想了——日月既表示世事,也暗指君主和国家,以世事无常暗喻妇德之永恒,又以君恩之盛衰劝诫后妃得意时莫要轻狂傲慢。


该段描绘自然山水景物及日月、鸟兽、欲射弩的人等来表现事物的盛衰安危,山峦造型简单,仅以线条勾勒轮廓,射箭的人几乎与山等大,画面稚拙,是中国早期山水画的面貌。



  • 修容饰性


人咸知修其容,而莫知饰其性;性之不饰,或愆礼正;斧之藻之,克念作圣。
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该段以女子对容貌的重视引申至品德的重要,要求后妃像修饰容貌一样修行品德,意指品德比容貌更重要。


画面绘两位对镜梳妆打扮的妃嫔及一位服侍梳妆的女官,妆奁镜盒齐备,有非常浓厚的生活气息,其中,镜面照脸的妃嫔有着强烈的暗示意义。



  • 同衾以疑


出其言善,千里应之,苟违斯义,同衾以疑。


“出其言善”一词源自《易经》,意思是说出的话满含善意,本意是指人的思想言行需向善、求真。此处引申至后妃对君王的言行,规劝女子对夫君善言相待,否则便会同床异梦、夫妻相疑。


该段画面生动地表现了什么叫“同衾以疑”:床帷间男女背坐,男子面向女子,表情不善,又作掀被下床状,气氛紧张,结合文辞,可见是女子“出言不善”的后果了。



  • 微言荣辱


夫出言如微,而荣辱由兹。勿谓幽昧,灵监无象。勿谓玄漠,神听无响。无矜尔荣,天道恶盈。无恃尔贵,隆隆者坠。鉴于小星,戒彼攸遂。比心螽斯,则繁尔类。


这段的大致意思是女子有世间神灵监察着,日常的言行都关乎自身荣辱,要女子不骄不纵、谨小慎微,不要想着追求其他事业的成功(攸遂:远大事业的成功),将心思放到家事中,还要学习螽斯,让夫君多繁(san)育(qi)子(si)女(qie)。十足的封建压迫。体现在画面上,则是君王与后妃们、子女们的和谐共处,营造一副家族繁盛的气象。



  • 专宠不欢


驩不可以黩,宠不可以专。专实生慢,爱极则迁。致盈必损,理有固然。美者自美,翩以取尤。冶容求好,君子所雠。结恩而绝,职此之由。


该段描绘帝王拒绝妃嫔的样子,以此警示后妃不可专宠,因为专宠催生傲慢,随后便是被抛弃的开始。更规劝后妃不可装扮修饰得妖冶美貌来谋求君王的偏好,因为会影响二者间的姻缘。这是古代婚姻(妻妾)制度的缩影,以及在这种婚姻制度之下催生的对女性的要求。



  • 靖恭自思


故曰:翼翼矜矜,福所以兴。靖恭自思,荣显所期。


该段描绘一位静坐反思的妃嫔形象,严肃谨慎、恭谨奉守,反思自身是否有不符上述规劝的地方。此处将对君子的“慎独”要求延伸至女性对妇德的遵守,从精神上将女性思想控制在妇德之下。



  • 女史司箴


女史司箴,敢告庶姬。


女史,女官名,负责后宫礼仪、书写文件等事,记载言行、规劝嫔妃是其职责之一。该段描绘一位女史,长裙曳地、秉笔直书,大胆劝诫身前两位妃嫔,画家通过表现他的仪态和神色,生动刻画出一个婉丽端庄、忠于职守、不惧后妃淫威、敢于上书进谏的人物形象。



从如今的角度来看,《女史箴》实则是一出封建女性迫害集锦,它对女性从大义、品德、性情、言行、感情、事业、生育等各方面进行了从心理到生理全面的要求和规范,往大义中加入私心,在德育里夹带私货,使女性活成男性要求下的样子,这是封建糟粕、是历史落后的体现。


但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却是中国艺术史上的明珠。它是中国人物画的阶段代表,是中国画里“高古游丝描”的运用和体现,其内容不足以代表顾恺之思想的积极部分,但也是那个时代,艺术作品说教、训诫功能的体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