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墨艺术官方网站
探墨艺术官方网站
微信扫一扫进入小程序可了解更多
漫兴墨戏,逸笔由心 | 陈淳的书画艺术
作者:探墨
2020-08-13 17:27:42


陈淳(1483—1544),明代绘画大家,字道复,号白阳、白阳山人,晚年改字为名,以字行,工诗词、经学古文,精通书法篆籀,擅山水花卉,尤擅写生。陈淳画出吴门而自出机杼,于写意花鸟上自有造诣,开花鸟大写意之风气,与同时代擅大写意的徐渭并称为“青藤白阳”。


清 叶衍兰《陈道复像》


不同于徐渭的悲惨人生,陈淳一生可谓富足。他生于书香世家,祖父陈璚乃南京重臣,工古文诗辞,与沈周是挚友;父亲王钥与文徵明是通家之好,陈淳后拜入文徵明门下;且陈氏为吴县富饶大族,底蕴丰足,家中多书画收藏。陈淳自小为祖父所爱,常携其与文人大家相游,得诸多文人名士指点教诲,文徵明也对他寄予厚望,经学、诗文、篆籀、绘画尽皆相授,堪称文徵明的关门弟子。


陈淳《湖石花卉》 1514年

该画有唐寅、祝允明、邢愿、文徵明名家题诗


再看看陈淳的交游。陈淳师从文徵明,与他密切往来的俱是吴门佳士、文氏才子,唐寅、祝允明、邢愿、谢时臣等诸多名士与他引为忘年交,青年时与诸名士相邀游冶、宴饮唱和,中年时人生理想与官场供职相负,遂生归隐之心,晚年家道中落,却不改淡泊旷达本性,于乡野间寻得野逸之趣,画笔勤耕,花卉、山水都摆脱师门,自成风格。


花鸟 | 由工及写


陈淳于花鸟画上最大的成就是开文人花鸟的大写意风格,这种风格形成于陈淳50岁之后,是他晚年大成之后的绘画面貌。但在早年间,他的花鸟画工整细致,设色严谨,承继了老师文徵明一派的柔婉细致,差异不可谓不大。中年时,陈淳的花鸟画更多师法沈周,点染、双钩运用娴熟,融合了文徵明和沈周两家风貌。沈周与陈淳祖父是至交好友,时有赠画,这也是陈淳能得沈周精髓的原因。


文徵明《白玉兰图卷》局部

沈周《四季花卉卷》局部

陈淳《溽暑花卉图》


到晚年,陈淳花鸟画已臻化境,突破传统花鸟画的题材限制,不再局限于奇花怪石、珍禽异鸟,日常所见的花木皆能入画,庭院里的芭蕉、假山旁的丛草、案头的水仙等等,俨然一副士大夫燕居环境的写照。


陈淳《竹石水仙》


陈淳常借助画中的题诗,来寄寓高洁洒脱、超然绝尘的人格理想,画面上不贵浓妆艳饰,而在简率的笔墨情趣,不求豪放之势,而在闲适宁静之意趣,这种文人情趣非常能引发文人的共鸣,极受当时士大夫阶层的推崇。


陈淳《花卉图卷》

/这种认可使得陈淳将诗与画间隔相融的长卷形式进行完善,亦画亦题,而诗、书、画和谐完整。


花鸟大写意能成为中国花鸟画的一个高峰,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水墨的运用。陈淳对于笔墨的运用使得水与墨在形象塑造中产生出种种微妙效果,由此开辟出小写意到大写意的途径,晚年笔下更见简率,脱文、沈而开自家风范。


陈淳《红梨诗卷》局部

/该画淡着色,却有水墨画法之妙,可见陈淳笔墨运用之高。

《梅花水仙图》

陈淳晚年简笔墨戏之作


山水 | 漫戏云山


陈淳的山水画也颇有意趣,但因其花鸟画声名太盛,山水画的成就反而不突出了。


陈淳《山水图》


陈淳的山水画早期师文徵明,后上追沈周与元四家,晚年学高克恭的变格云山和米氏云山,呈现出具有个性的漫戏水墨式的逸笔风格,谓之曰:“斟酌大小米、高房山间,淡墨淋漓,极高远之致。”


陈淳《罨山图卷》局部

/陈淳山水的佳作。他在此卷中自题:“嘉靖甲辰寓荆溪之法藏寺,远眺山色,遂效米家笔法写此卷。”


书法 | 奇纵散逸


枝山书法,白阳书品,墨中飞将军也,当其狂怪怒张,纵横变幻,令观者辟易。

明代著名文学家和鉴赏家王世贞的题语,对陈淳的书法作出了很高的评价。


事实上,陈淳的书法造诣确实不低,他与祝允明、文徵明、王宠被称为吴中“四大书家”,其书法亦是掩于花鸟之下的突出成就。


陈淳《古诗十九首》局部


文徵明对陈淳的影响是多方面的,从花鸟、山水到书法,陈淳的早期的书法也是学自文徵明,难能可贵的是,陈淳能够不落窠臼,打破文氏风格,寻找突破与创新。


三吴墨妙册  陈淳《草书诗》


他在中年后讲求“漫戏笔墨”,追求杨凝式、李怀琳、米芾等诸家率意纵笔的书风,中晚年喜写行草与狂草书,其草书横肆纵态,苍劲清逸,然而又有文人的散逸情趣,与祝允明同为“奇纵”一派的狂草书名家,对晚明浪漫书风的兴起有着先导作用。


明代王穉登在《吴郡丹青志》中记载道:

陈太学名淳,字道复,后名道复,更字复父。天才秀发,下笔超异,画山水师米南宫、王叔明、黄子久,不为效颦学步,而萧散闲逸之趣,宛然在目。尤妙写生,一花半叶,淡墨欹豪,而疏斜历乱,偏其反而咄咄逼真,倾动群类。


概括了陈淳一生的艺术成果,他在那个时代已然是卓然超群的人物,画倾时人,更遗泽后世。在此后的四百多年里,陈淳的影响依然不绝,清代八大山人、石涛、扬州八怪,海派诸家,到近现代,中国画坛写意花鸟的诸家多受其沾溉。他是继往开来的开派大师,更是中国美术史上一颗闪耀的明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