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墨艺术官方网站
探墨艺术官方网站
微信扫一扫进入小程序可了解更多
诸事皆能,独不能为君 | 宋徽宗:天遥地远,万水千山,知他故宫何处?
作者:探墨
2019-11-14 15:05:33

 

彻夜西风撼破扉,

萧条孤馆一灯微。

家山回首三千里,

目断天南无雁飞。

 

——宋徽宗赵佶

 

历史好似轮回的宿命,身在其中,总想有所改变,却在挣扎中走向原点。

曾吟出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的经典名句的“千古词帝”——南唐后主李煜,一生精书法、工绘画、通音律,却在“隔江犹唱后庭花”的靡靡之音中,为宋朝灭国俘获,随着南唐江山一同埋葬的,还有他最后仅存的尊严。

自古文才堪绝代,可怜薄命作君王。

然而仅过去百余年,曾有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”评价的宋朝,也面临着和当年南唐一样的结局。

和南唐后主李煜有着相似经历的宋徽宗赵佶,最终也在“萧条孤馆”中走向人生的终结。
 

宋徽宗赵佶画像


        

宋徽宗赵佶(1082——1135),号宣和主人,宋朝第八位皇帝,宋代杰出的书画家,又称“教主道君皇帝”、“道君太上皇帝”等,是古代少有的、颇有成就的艺术型皇帝。

         

 

宋徽宗《芙蓉锦鸡图》

 

“端王轻佻,不可君天下”


 
冥冥之中,似乎赵佶和李煜天生就有着千缕万缕的联系。

传说,在赵佶即将出生的前夕,父亲宋神宗突然心血来潮前往秘书省观赏内府收藏的珍宝。

无意之中,仿若神鬼使差般,一张绘有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映入眼帘。

“见其人物俨雅,再三叹讶”。
 

宋徽宗《鸲鹆图轴》


李煜的风神秀韵在百年之后,依然令神宗大为赞叹。在多如牛毛的内廷藏品中,神宗却独对李煜的音容像貌留下深刻印象。

回到后宫小憩片刻,忽然看到那个风华绝代的李煜前来拜谒,两代帝王相谈甚欢......

一觉醒来,原来是个梦!

忽然内廷来报,御侍陈氏生下一子。欢喜之余,神宗正式为其赐名赵佶。
 

宋徽宗《草书纨扇》

 
巧合也好,附会也罢,宋神宗元丰五年(1082年),赵佶的降生承载着神宗的美好期盼,据文献记载,“生时梦李主来谒,所以文采风流,过李主百倍”。

然而期盼归期盼,在立太子的问题上,赵佶是不在神宗的考虑范围之内的。
 

宋徽宗《红蓼白鹅图轴》

 
原因很简单,在立长不立贤的古代,神宗一生共生有十四个儿子,而赵佶仅仅是其中第十一子,无论怎么排也都轮不到他。

果不其然,继位的是赵佶的六哥赵煦,是为宋哲宗。赵佶先后被封为遂宁郡王、端王。

端王赵佶,仿佛犹如李煜附体一般,自幼爱好笔墨、丹青、骑马、射箭、蹴鞠,又对奇花异石、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,尤其在书法绘画方面,更是表现出非凡的天赋。
 

宋徽宗《溪山秋色图》

 
身为皇室王公,即便生生世世就做他个端王,赵佶也好不快活,活似逍遥一神仙。

怎奈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。

元符三年(1100年),年仅25岁的六哥哲宗皇帝居然驾崩了,生前还就偏偏没有留下子嗣。

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,先皇走了就得赶紧再立个新君,不然北边的金国又该打过来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太后向氏主张拥立端王赵佶为新君。

然而宰相章惇敏锐地察觉出端王赵佶的本质,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端王轻佻,不可君天下。

但胳膊拗不过大腿,向太后在左右大臣的支持下,执意将端王赵佶扶上帝位。
 

宋徽宗《欲借、风霜二诗帖》

 
就这样,雅好笔墨丹青、醉心蹴鞠打球的赵佶,自此君临天下,他站在历史的潮头,接管下宋朝这座锦绣江山。这一年,他不过19岁。

赵佶,他再也不是端王,他是宋徽宗。
 

宋徽宗《双禽图卷》

 
即位后的徽宗有五大特殊爱好。

NO.1

园林石艺


说起皇家园林,大多让人首先想到清朝的颐和园。然而早在一千年前,宋徽宗曾经就修起一座比颐和园还要宏壮精巧的皇家园林——艮岳。

据记载,艮岳具有“括天下之美,藏古今之胜”的特点,极尽奢华的能事。而建成这座举世无双的皇家园林的初衷,仅是为了满足徽宗收藏奇石的癖好。

为了装饰充实新建而成的艮岳,徽宗下令收集天下间的奇珍异石。曾有一块巨大的太湖石,动用巨舰从苏州运来,所征用的役夫更是多达千人,所过州县如有障碍,则遇门拆门,遇桥拆桥,狠起来连城墙也不放过,照样凿开......
 

宋徽宗《祥龙石图》


NO.2

美女佳人


俗话说英雄尚且难过美人关,更何况徽宗还不是英雄。

徽宗是位杰出的艺术家,作为艺术家而言,需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、欣赏美的眼睛,所以对于美女佳人,更是徽宗的一大偏爱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徽宗时时册封他所钟意的美人,按颜值和满意程度分别设下了贵妃、德妃、贵仪、淑容、婉容、婕妤、才人、贵人、美人、夫人等不同的众多头衔封号,合计约有一百四十三人。

以上是有正式身份的,而另外还有没来得及册封的——

嫔御九十八人;

御女七十八人;

宫女四百七十九人;

采女六百零四人;

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等......

尽管如此,徽宗还不满足,至今仍传有徽宗和名伎李师师的绯闻。
 

宋徽宗《腊梅山禽图》

 

NO.3

蹴鞠品茶


蹴鞠算是中国古代早期的足球。

徽宗爱好踢球闻名已久,经常组织球类活动比赛,对下蹴鞠踢得好的球员,经常任性封赏,甚至直接加官晋爵,例如曾有蹴鞠好手高俅,因为蹴鞠技术优秀,独得徽宗赏时,当时就有“天子好蹴鞠,满城尽高俅”的说法。

在剧烈的球类运动之后,是需要坐下来喝喝茶恢复体力的,实属怡然悠哉的美事。

徽宗不仅精于茶艺,亲自为臣下调茶,还撰写了中国古代茶书的经典名著《大观茶论》,全文章节共计二十篇,对宋代茶事的地宜、采制、烹试、品质等都有详细的讨论。

做皇帝之余还能做到出书这么有创造性,徽宗可谓才华横溢。
 

宋徽宗《书法》

 

NO.4

 圈养宠物



兼具雄伟和精巧于一体的皇家园林——艮岳,如果只是用来存放石头,那是远远不够的。

当赵佶还是端王时,就“颇好驯养禽兽”,在端王府第里驯兽养鸟是一大乐事。

成为徽宗后,还不忘将旧有的、新集的各种珍禽异兽,统统填充进艮岳,闲来无事时可以赏花逗鸟。

至于日常填词作赋、丝竹管弦,如此美事更是不必多言。
 

宋徽宗《梅竹聚禽图》


NO.5

金石书画


在徽宗所有的爱好中,书画艺术是最有成就的。

他的工笔花鸟画,有着“艺极于神”的美誉,书法更是自创“瘦金体”,又有“屈铁断金”的雅称。

无论是绘画还是书法,徽宗都做到了炉火纯青、登峰造极的地步,就连当时许多颇负盛名的画家都对赵佶观察事物之精细望尘莫及。
 

宋徽宗《书法》

 
做任何事最怕认真二字,像宋徽宗这样在每个爱好领域都认真地玩出了专业级的高度,在历史帝王中实属罕见。

然而纵有万般才情,诸事皆能,却唯独不能为君。

北边的女真族人正虎视眈眈,而宋朝这座曾经的锦绣河山,终于在徽宗的励精图治下变得愈发破败不堪,最终被金人攻灭,作为俘虏被押往遥远的东北,客死他乡。
 

宋徽宗《文会图》

 

最早的艺术院校和艺术高考


 
徽宗对书法艺术的痴迷程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为了大力发展绘画事业,徽宗专门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官办公立美术院校——翰林书画院。

作为当时的宫廷画院,徽宗开创性地设立六科门类:佛道、人物、山水、鸟兽、花竹、屋木,将绘画纳为科举升官的考试方法。
 

宋徽宗《花鸟》

 
对待艺术,宋徽宗亲力亲为地编写教材,亲自授课,只为培养心目中顶尖的艺术人才。

为了能将最优秀的人才招入画院之中,徽宗亲自主持考试,并亲自出题阅卷。

徽宗的考题都是以文人诗词的章句来命题的,考生若想高中,必须要能画出诗词中的意境,要有构思巧妙,不落俗套的创意内容。
 

宋徽宗《瑞鹤图》

 

考题一:“野水无人渡,孤舟尽日横”

用传统的思路来描绘画境的,都显得平平无奇。有两位考生夺得高分。

其中一位考生的答题方法是在空旷平静的湖面上,一只孤寂的水鸟悠闲地站在一艘小船上,简远的意境才能突出“无人”的趣味。

另一位考生描绘了一个卧于船头的船夫,神情落寞、百无聊赖......
 

宋徽宗《五色鹦鹉图》 


考题二:“踏花归来马蹄香”


如果只是单纯地画走在花丛中的马,是不得显得匠心独具的。

只有一位考生符合徽宗心中的意境。

他的画法是在一匹飞奔骏马的马蹄周围,画上几只翻飞的蝴蝶,用蝴蝶联想马路的芳香,含蓄而有意境。
 

宋徽宗《双安图》

考题三:“深山藏古寺”

如何能“藏”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有的人在山腰间画座古庙,以为半遮半露就是“藏”;有的人画古寺只露出一只小角,也以为这样是“藏”。

而独得徽宗欢心的考生,画的是在崇山峻岭之中只有一个和尚在挑水。
 

宋徽宗《听琴图》 


考题四“竹锁桥边卖酒家”


以惯性思维着手的话,容易画成一幅普通的风俗装饰画。

满座皆俗,却唯有一人出手不凡。

在一泓溪水边画一横卧小桥,周边竹林郁郁葱葱,竹林中间一幅随风招展的酒帘,画面让人浮想联翩。 

不画酒店,却仍能让人感到竹林后面的酒店,恰当地映衬了考题中的“锁”字含意。

这名考生就是李唐,当场被徽宗钦点为画场状元。入读翰林书画院后的李唐,后来更是成为“南宋四大家”之一。
 

宋徽宗《桃鸠图》

 

笔驱造化,艺极于神


 
宋徽宗的画,以花鸟画的成就最高,而他在艺术上的独创性和影响力,也主要体现在他的花鸟画中。

从考题中就能观察出宋徽宗构图布局充满浪漫的想像力,徽宗强调要根据画面的题材内容巧妙地布置画面,无论繁简,都要体现出画家的独出心裁和巧妙安排。
 

宋徽宗《柳鸦芦雁图》

 
美国学者劳伦斯·西克曼曾著有《中国的艺术和中国的建筑》一书,在书中他将宋徽宗的画形容成“魔术般的写实主义”,给人以非凡的诱惑力。

南北朝时的绘画审美讲究要能“气韵生动”,气韵是当时绘画最为看重的东西。

而徽宗提倡要能做到形神并举

宋徽宗《枇杷山鸟》(乾隆题诗)


有气韵而无形似,则质胜于文;有形似而无气韵,则华而不实”。

在他看来,只有做到形神兼备才能算上等佳作。

写生的真谛在于不但要有准确的造型,还要有活泼的精神。
 

宋徽宗《白鹰》

 
文人画的提倡是元代时的提倡,但在宋徽宗的绘画里,就已经有了文人画的气质。

不同于前代画家完成画作后不题名款的习惯,徽宗作画经常有题诗、题款、签押、钤印的习惯。

诗、书、画、印的结合,使得诗发画未尽之意,画因诗更显圆满。
 

宋徽宗《明皇训储图卷》

 
书、画齐头并进是宋徽宗艺术才能的集中体现。

在充分学习黄庭坚、禇遂良和薛稷、薛曜的书法之后,宋徽宗融汇贯通,开创出具有自己风格的“瘦金体”。
 

宋徽宗《书法》

 
既有“天骨遒美,逸趣霭然”,又能“割金断玉,屈铁断金”。

瘦细而有弹性的笔触,尾钩锐利,运笔迅疾,在张驰之间,给人以秀美雅致、舒畅洒脱之感。
 

宋徽宗《秾芳诗帖》(局部)

 
在茫茫皑雪之时,孤火取暖;在落日余晖之下,凭寄离恨。

本是一个天才艺术家,却在阴差阳错下成了皇帝,造就了宋徽宗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双重悲剧。

千古画家,多情词人,奈何生在帝王家?









探墨艺术平台媒体支持

本文图文部分来源于网络,编辑整理为探墨

如需转载请联系客服,侵权必究

【扫码加微信

探墨,一个链接生活的艺术平台!


商务战略合作/艺术作品/文章投稿 

 投稿邮箱:business@tanmo798.com

探墨艺术平台已上线

敬请关注!

↓↓↓